听说在一个世界的角落里住着物怪
那里的乌鸦是用水做的
天空都是灰阴阴的云
每个十字路口都插着一面被涂鸦的路牌
经过了三个同样的十字路口
路牌就会消失
乌鸦低鸣着
飞过了三个同样的十字路口

下雨了

七夕快乐
我打算还梦下去
这周仙大旗一个人是扛不住了
这个cp我粉是会继续粉的
刷刷以前的文章视频什么的
不就是缘分已尽了嘛
只待日后有缘相见

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呜
第一次指绘献给他们
背景别喷我 我真不会画背景

祝我生日快乐
祝安哥生日快乐

就一个口红的脑洞

有周仙交往的设定
全世界ooc的锅都是我的
不会写硬要写的做死系列

——————————————

仙儿在一排口红前拣拣选选出一条抛给冰心“就这个啦!”

冰心看了一下颜色憋着笑说“小周这颜色适合你”转出口红一手扶着小周的头让他别动一手漂漂亮亮的给小周抹了口红还让他抿一下
“哇仙某人这口红还有香味的啊!”仙某人转过头就是一阵爆笑

“哈哈哈哈哈小周里好帅的啊这个口红真滴似合里”
“当然啊兄dei!我觉得我抹了这个口红感觉我更帅气啦”
冰心在旁边笑成一匹乱猪一不小心给口红画到手了“哈哈哈哈哎唷我用到手了我去洗一下啊”说着就起身走了

冰心去了洗手间客厅里就剩下仙儿跟小周两个人,仙儿正缓着笑喘了的自己
“唉仙某人这个口红真滴有...

路過的凱莉

•行了 这是一个强大的ooc,打轻点
•这是我之前掉瑞金坑的东西我偶然翻到的
•从标题就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什么了
•再次强调那个ooc

在大赛中位居第二位的格瑞是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可要说到他身旁那个金黄色身影的少年大概是没什么印象了,记忆再好也只想的到铁角兽和搬运人这种模糊的词,格瑞身旁持续琐碎的笑语传进大厅的众人耳朵然后随着他们走远渐渐听不见了

格瑞觉得自己究竟是糟了什么孽才会有一颗小太阳在他身边转啊转的也不消停一会而,有时候也不等他应答就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大长篇,每两句话就可以听到一次自己的名字,十句话就有五次,如果大赛内容是叫随意一个人的名字累积积分,那金恐怕是第一名了,拉回思绪看了一眼金换来...

姑且算是無題吧

想練練文筆的產物
大概是oso 的工作類似007那樣的,ichi是戀人

老套的绑架,缺神经的城市,平凡的人们,一成不变的日子,一切的一切,都令人感到厌烦

属于瓷砖的冰冷透过脚指尖的末梢神经流进身体,一点一滴的侵蚀,双眼被布条矇上,手越过钢铁制的椅背反绑在身后,连想缩起的保护动作都遭到剥夺被迫直挺的贴在冻人的椅背上,皮制的粗糙将手勒的发窒,就算把呼吸降到最轻也没办法缓和它磨擦肌肤产生的刺疼,就算看不见,手腕也肯定被勒出又紫又红的伤痕了吧,失去用处的双眼让其他的感官放大数倍

那个男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前,水蛭般的视线不断的在身上各处游移,男人刚过中年,长年酗酒和糟糕的生活造成了现在肥胖的散发油脂恶臭的身躯,他...

おそ松さん/不重要的答案4

•警察おそx被害人一
•おそ視角
•h發展慎入

Translate/撩撥
「一松?那是髒衣服哦?脫下來吧?」我一邊哄著他一邊將那件襯衫脫下來,一松只是看著我動作像人偶般任我擺弄,順利的脫下襯衫後我直起腰去找一松的衣服,褲頭卻被猛力一拉重心不穩的往床上倒去,眼明手快的拉住險些被扯下的褲子,身體就沒這麼好運了,另一隻手勉強的撐住身體不壓在一松身上,一松的手還在我的褲頭上好像造成這個狀況不關他的事一樣,看我沒有反應一松的手游移的爬上我抓住褲緣的手然後再往下滑到下身,用指頭描繪著隔著一層布的性器,我當時怎麼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酒精作亂,任著一松輕輕的一遍一遍描繪那個形狀,直到頂端滲出的透明液體沾溼了底褲才回過...

おそ松さん/不重要的答案3


•警察おそx被害人一
•おそ視角
•h發展慎入

Beginning/開端
透明的溫水從頭頂淋下,打濕了瀏海,水珠從髮梢滾落掉在地上,髮絲下的眼睛被淡淡的疲憊覆蓋還有一絲不屈服的痞氣,接近月底要把這一個月案子的報告全部上報,最嚴重不過幸好事情解決了被核准放了三天假,關掉水拿起浴巾隨意的擦擦頭髮走出浴室,今天終於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才能早一點回家,穿上乾淨的內褲和鬆垮的睡褲後走到客廳去,桌上放著四五罐的啤酒,我記得那是放在冰箱底層的....一松手上拿著一罐已經打開的縮在沙發上看電視,注意到我已經走出來後歪著頭45度的望向我說「工作...幸苦了」我走過去敲了他的頭「小孩子不准喝酒」邊把他手上的啤酒拿過來,一...

おそ松さん/不重要的答案2

•警察おそx被害人一
•おそ视角
•h发展慎入

Cohabit/同居
之后把一松接入了家中,身上的伤口与瘀青已经好去大半,他是第一批被抓入的孩子,长年失去阳光的日子与阴冷的环境改变了他原本的性格,现在的他皮肤苍白的似乎能看到青色的血管,改不过来的示弱让习惯的他猫腰,半垂的眼总是避开人们的视线,听见巨大的声响时会缩小自己止不住颤抖的身体.......就像猫一样,在阳台捻熄快烧到手指的烟,整了整思绪飞乱的头脑,回到明亮的室内,一松已经洗完澡了,正抱着家里的猫逗弄,脸上带着软化的笑容,他们两个意外的能相处很好呢,那只猫除了我几乎没人能碰,脾气怪的可以,我走过去摸摸他的头给他一个笑容,欢迎回家,一松。

Familiar...

おそ松さん/不重要的答案


•警察おそx被害人一
•おそ视角.看人数会有一松视角
•h发展慎入

Task/任务
冷风吹来翻起了手上的资料,冷灰的铁制大门外是一群藏身在阴影中的警察,接到情报说有人在进行人体实验,主要的被害对象是7—18岁不等的孩子,除了实验外还拿来泄欲,这大概死刑跑不掉了吧,我点点头比了一个进入的手势,任务开始。经过精神紧绷的打斗,找到了关押小孩的地方,推开沾着血迹的厚重铁门,里头是一个蛮大的空间,会这么认定是因为无数张苍白的小脸映入了眼帘,属下打开了电阀,阴冷的是光灯撒片整个空间,照亮了房间的样貌,彼此紧紧依偎的男孩女孩,听见属下小声咬牙切齿的喃喃“死变态....到底抓了多少孩子啊”,叫人把食物和水发派下去后重...